繁牧

半隐退,随心更,妙笔不生花,粮少且口淡,致力爬墙,胡乱改名,fo前留意,不留神就平地失踪

为了我们的审美和自由,我们能做什么?

我们不是挥向别人胸口的刀,也不是扎入自己心脏的刃。流量时代,每一个观点都能被带节奏。你以为是思考后的结果,其实仍是跟着其他人一起嘎嘎叫的鸭子。

请问鸭子做错了什么?没有,它就是跟着叫。

马一甲:

*保持理性,冷静客观



*事情有一必然就可能有二,我们应该做的是从中吸取经验教训,而非盲目发泄情绪



*本文不只写给受害者,同样写给无意间当了加害者的诸位



*开放转载,不限平台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先说结论: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...



2020-03-03

更个刚想到的小片段


“当当当,猜拳时间到!小喻同学,今天你打算出什么?”

喻文州在水龙头下冲洗筷子,无视黄少天:“一家之主话事,容不得你做主。去,清点一下冰箱,看看还要买什么。”

“哎。”

黄少天摸进来,掐着他的腰“上下其手”。喻文州素痒不经,笑着躲开咸猪蹄,转身甩他一脸水:“少天别闹……”

黄少天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他。

“你出布我出剪刀,你输了,今天我出门扔垃圾买菜。抗议?抗议无效,一家之主输了,家里的决定权现在交给一家之副!”

黄少天雄赳赳气昂昂,如果不是战前工作真的有些多。

“口罩,护目镜,一次性手套……文州我帽子去哪了?”

喻文州用力擦干净手,在阳台拎出宽边鸭舌帽,...

2020-02-12

我知道

你们也很无聊

因为

很少见到我古早到不能古早的文

被翻出来挨个鞭尸的情况了

2020-01-29

【喻黄】蛛网

未来幻想篇


我也没搞懂,为什么我听着《一身诗意千寻瀑》,竟然脑洞能拐到这里去


世界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,你我皆为猎物。

从某年某月某日起,这个某年某月某日或许是具体的某一天,也许是某段时间后。

总之就是在某一天,人类突然发现,世界变成了蜘蛛网。

交流通过蜘蛛网,在线聊天软件每日在线率居高不下,系统运维成为最艰难也最高薪的工作之一——毕竟几十亿的接口,一朝崩溃,世界也跟着进入死寂的黄昏。

工作也通过蜘蛛网,人工智能承担了大量工作,大到星际远航,小到垃圾收纳,就连一日三餐——每家每户都搭建在配送链的终端,在蜘蛛网上下单,付款,约定时间内打开家中配送口——这是类似猫洞的口,大小当然...

2020-01-17

又想写刀了,看么?

2020-01-17

【喻黄】热鱼好下锅

我来啦!


“噔噔!”

“噔噔!”

“噔噔!”

手机欢快地在桌面震动,黄少天丢下煎了一半的罗非鱼,点亮屏幕。

喻文州:明天下午4点的飞机。

喻文州:到广州大概7点。

喻文州:广州现在天气怎样?

喻文州:我在收拾日常穿的衣服。

黄少天使劲蹭干净油,语音回复他。

“我说你最多带两件长袖就好了,长裤短裤随便你。广州什么天气?我现在穿着短袖煎鱼,晚上睡觉还要开空调,你说是什么天气?”

喻文州:……煎鱼。。。...

2019-11-08

预告一发,以防坑了


今晚更新,北喻南黄的故事


你猜是什么

2019-11-08

写星际文


发现一开始用“太空”这个词的人,真的是太传神了


星星之间隔着无数光年,距离不就是“太”空么

2019-10-23
1 / 26

© 繁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