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牧

半隐退,随心更,妙笔不生花,粮少且口淡,致力爬墙,胡乱改名,fo前留意,不留神就平地失踪

【喻黄】破镜END(ABO)

破镜


狗血的前前前前文戳

(1)(2)(3)(4)(5)(6)(7)(8)(9)(10)(11)(12)(13)(14)(15)(16)(17)(18)


END


“趴趴,等会我们去哪玩呀?”卢瀚文坐在购物车篮子里,他这个坐姿拿货架上的东西非常方便,转身跟黄少天说话要费老大劲。

“你不是一直说想去顶楼的游乐园么,怎么啦,出门还说过的现在又忘了?小卢你个小混球,又偷偷拿了这么多零食!”黄少天探手拿走购物车里两包熊仔饼,在卢瀚文泛着泪花的小眼神中坚决放回货架,“吃撑了睡不着不要找你趴趴啊?”

作为强A和强O的后代,卢瀚文显示出了他惊人的生长速度。现在才一岁半,身体发育如三岁小儿,智力已经过了四岁水平。小家伙天生好动,爬上爬下没有停下来的时候,就算是黄少天,有时候也会被小家伙折腾得够呛。

可能幼时缺少Omega的庇护,小家伙很粘着黄少天,在家一定要在目及范围看到他,出门也是。可这孩子出门就装乖宝宝,小天使一样的笑容叫每个路人都会忍不住停下来看他,卢瀚文发觉有人看他还会摇摇手跟人say嗨,一副卖萌不要钱的架势。

“先生您本次消费已达到最低消费额度,可以去兑奖区抽奖。”

笑容可掬的收银小姐姐递过小票,黄少天看着小票突然愣住了。

似曾相识的场景,那个时候他还没跟喻文州分手,他还不知道每天都遇上的小小卢就是他的孩子,他抽到了三等奖,喻文州抽到了一个拨浪鼓。

流年似水难追忆,时间如白驹过隙,一晃又快一年。

他的信息素还一如既往紊乱着,他跟喻文州的罅隙,还一直弥补不上。

“趴趴,你怎么了?”

孩子对情绪感知有种天生的敏感,看到黄少天突然安静下来的脸立刻伸手环住黄少天的脖子,蹭着他的发尾道:“趴趴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”黄少天拍着小家伙的后背,安抚道,“趴趴想起了一些事。”

卢瀚文搂紧黄少天的脖子,鼓着腮帮子蚊子哼哼似的说了声。

“宝贝儿你说什么?”黄少天推着购物车打算“卸货”,没听到卢瀚文在哼哼啥。

“趴趴,不要生爸爸的气好不好?”卢瀚文拍着黄少天的脖子,咬着下唇道,“趴趴,我一定会乖乖的,我…我不想再看不到趴趴和爸爸了。”

黄少天红了眼圈,搂着卢瀚文,深深吸了口孩子身上特有的奶香味,低声道:“好,宝贝儿,趴趴向你保证,趴趴和爸爸,再也不会丢下你了。”

“嗯……趴趴,我看到了爸爸。”

黄少天停下购物车。

他在人潮涌动的商场看到了喻文州,像聚光灯会习惯性打给主角一样,周围都是沉寂的黑暗,只有那个人在白光下微微地笑着。

“少天,”喻文州很自然地接过了卢瀚文,“你们叫我好找。”

卢瀚文一个人在儿童游乐园的海洋球里滚来滚去,这里有幼师陪护指导,他们便在旁边的咖啡馆找到靠近儿童乐园的窗边,对坐看着卢瀚文。

“这小家伙长得真快。”黄少天搅拌着咖啡,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。

喻文州轻轻笑了下,捧着咖啡慢慢啜饮。

“每天都看着,倒不觉得长得很快,现在经你一说,确实如此。”

“嗯……”黄少天把目光扫向别处。喻文州的眼神太温和太柔情,他曾无数次沉沦在这样的眼神中,那样的眼神,谁能不沉浸其中,无可救药。

就像喻文州在禁区医院又一次清醒时,明明身上虚软无力,眉眼却还带着深情款款的笑意,看着黄少天哑声道:“如果这是梦,能不能让我不要醒来。”

黄少天一直端得高高的架子,当时就崩塌了。

半年多前,蓝雨战队新任队长喻文州不听指挥擅自行事,但因刺杀红区毒瘤肯迪将军成功,将功折过,总部决定将其停薪留职一年,不再追究责任。

而同时,蓝雨战队副队长黄少天擅自盗取联盟机密,因机密事关重大,总部希望低调处理,便软禁“种子计划”的主导人李议长,停职留薪黄少天一年。

同月,卢瀚文的抚养权也收回黄少天,因喻文州在Omega孕期没有尽到Alpha的责任,即使在出生证明上留有“签字”也无权抚养,需同Omega父亲结为伴侣才能共享抚养权。

最后的处理方式是黄少天带着卢瀚文同喻文州住在一套复式公寓中,公寓是喻家和黄家一同买下,挂了双方父母的名字,算是双方父母对对方低调的认同。

而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人却没领证没住在一处,他们的同居也只像是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。

今天恰逢喻文州出门,黄少天便带着卢瀚文偷偷溜出来。一起照顾孩子后喻文州的奶爸属性被解除了封印,孩子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,什么时候要学什么干什么,规划得清清楚楚。黄少天随性惯了,看到喻文州的育儿指南直呼头疼,而不得不说这套育儿指南真挺适合卢瀚文,小家伙才不过一岁半却有四岁孩子的智力,一半是喻文州智力开发得当的功劳。

“你今天去哪了?”

喻文州放下咖啡杯:“去看望了沐秋。”

“他还好?”

“还好,精神很不错。后来叶队也来了,我就先走了。本想打电话问你中午想吃什么,电话一直打不通。”

黄少天惊了下,忙从兜里摸出手机:“哦哦抱歉,小卢那小混球一直拿我手机玩‘小鳄鱼爱洗澡’,没电了……你……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”喻文州眼角有些微微泛红,低头看着手上的咖啡杯,指尖在杯身上慢慢摩挲,“你就当是我患得患失。不过少天……当我联系不上你的时候,我真想疯。”

黄少天尴尬地别过头,拿咖啡杯挡住半张脸:“不就带小卢出门玩有什么好患得患失的,我还能趁你不在带着小卢走掉么?孩子这么喜欢你,就算为了小卢我也不会走……”

“少天,我们什么时候能不是为了小卢住在一起?”喻文州越过桌面抓住黄少天的手腕,轻声道,“我想和你结婚,我想让你知道我真的爱你。”

“文州,我们讨论过好多次这个问题了,”黄少天轻叹着抽离手腕,喻文州却握紧了不让,他只盯着手腕苦笑道,“我知道,文州,我也知道,之前发生的种种都不是因为你,我也不会那么矫情,但是……文州,我爱你,我也不想失去你……给我一点时间,文州,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再多的埋怨都抵不过一场生离死别,喻文州出事那天阳光很毒,黄少天导航芯片开到最大,赶去战场时终究迟了。高大的纪念碑被打缺了角,平整的广场上堆积了碎石和碎木。尘土在炫目的阳光下飞舞,混合了血腥,在空气中呈现一种令人窒息的状态。

他终归没有死。

谁也没料到肯迪将军还埋伏了一个狙击手,也没有谁料到,联盟第一代强O苏沐秋也在战场上。

苏沐秋在执行任务时,在灰色地带被带走审讯,因而患上心因性失忆症。他总有一段时间会记起很多事,也总有一段时间会忘记很多事,所幸枪还在,潜意识和本能都还在。

他就像一个迷路的旅人,在荒野上一直一直游荡,却还坚信自己能找到路,回到家。

黄少天至今记得苏沐秋坐在直升机内的场景。当时的少年已经变成青年,眉眼的青涩也被时间和折磨洗刷得干干净净,他就坐在窗边,侧头看着黄少天笑道:“我想到他还在等我,我就舍不得死。我知道他会一直找我,只要我还活着,他就会一直找下去。”

“他是你的引导Alpha吧?”苏沐秋看了眼医疗舱,意味深长地笑了,“对我们来说,除了生和死,还有什么是跨不过去的。”

除了生和死,黄少天在心里重复了一遍,没有什么跨不过去的。

喻文州抓着他的手指,放在唇边一遍遍亲吻:“我会一直等,等到我熬不住,想立刻就抱着你为止。”

黄少天反手蹭了蹭他的侧脸:“我不会让你等太久。”

游乐园里的卢瀚文从高高的滑梯上滑下,“刷”一下扑进海洋球中。

 

END

评论 ( 43 )
热度 ( 691 )

© 繁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