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牧

半隐退,随心更,妙笔不生花,粮少且口淡,致力爬墙,胡乱改名,fo前留意,不留神就平地失踪

【喻黄】破镜番外二(ABO)

番外二  仲夏夜之梦(1)



仲夏夜之梦


晚风带着海水特有的咸涩味吹拂而来,空气中有微凉的潮湿。入夏了,海边依旧让人惬意,烧烤,追潮,有时候看海看得舒服了,忍不住想在沙滩上挖个坑,把自己埋进去。

不过这么好的日子确实短暂,对于岛上一家三口来说,这样的日子还会过很久很久,但对我们来说,两天的拍摄外景时间就是在这里的全部时长,而这些,还是雇主的特意安排。

我们的任务是给一对新人补拍婚纱照,他们的任务是在这个海岛上度蜜月。

不过这对新人确实奇怪,一个强A一个弱A。干我们这行的什么新人没见过,性别不能成为不能相爱的理由这谁都懂,奇怪的是,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家伙长得委实像这对新人,如果不是因为他俩的信息素都是Alpha,我都不会怀疑这是他们的孩子。

哎,好像太过八卦了。再婚什么的也见得多了,不管他们谁是那小家伙的亲生Alpha,另一方看上去都挺疼他的。

再八卦一下,那个小家伙长得确实好可爱。

再再八卦一下,虽然两位雇主都很好相处,但我确实受不了他们这样腻腻歪歪样。烤个串也要抱后背,烤好了还互相喂,你俩就是连体婴分不开是吧?大庭广众之下虐我们单身狗就算了,你们怎么连孩子都不放过??他才几岁啊??

哦,好像那孩子已经习惯了,真是可怜。

对了,刚刚得到一个更大的八卦。头儿问那位气质很好的强A,说他俩在一起几年了。

“记不清了,”我听到那人笑着说,“如果从有渊源算起,七八年总该有了。”

我去,这小家伙看上去才不过五岁,这这这……信息量有点大啊?

“这孩子真可爱,几岁了?”我听到头儿又有事没事找话,哎,头儿,你就不能安静如鸡喝啤酒吃烧烤么,人家在腻歪你当什么车大灯?想当人生路上的灯塔照亮迷航的船只么?

“从出生到现在算起,两岁多点。”

挖草!吓得我鸡翅膀都掉了,两岁多的孩子长成这样,这也太着急了吧??

“长得是比正常孩子快些,”那个人还在笑,抱着他的另一半监督他放烧烤酱,“不过为人父母的,谁不希望自己孩子能快快长大。”

好了好了,我知道又是变相秀娃了。走开,你们把我最爱的孜然鸡翅都熏出酸臭味了。

不过除了腻歪,我还蛮喜欢这对新人的哈哈哈。

不说两个人给钱都很大方,就那颜值和衣架子身材,那是每个婚纱摄影师的最爱没有之一啊!当然,我不会承认这是因为后期修图会很省力,反正我也不是后期。

吐槽了这么久我竟然忘了问他们名字了,糟糕,明天摆拍的时候难不成叫“那腻腻歪歪的强A先生你走近点”,或者“那位Alpha先生你走开点挡着你家娃了”?

估计回头就会被头儿一巴掌扇到海里喂鲨鱼了。

幸好问过头儿了,他现在的表情,蛮想把我放烧烤架再刷两层油的。

强A是喻先生,弱A是黄先生。

那我能叫那个小家伙“小鱼仔”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糟了不好,头儿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了,趁他把我扛上烧烤架之前赶紧地,跑!

对对对,我不要面子的,我不要面子的,我确实不要面子的!

以上是一个精神分裂的婚纱摄影师的内心OS。

//

虐狗的一天终于来了。

夏天亮得早也热得快,喻先生很早就说要在6点钟拍第一场。我们摄影组个个呵欠连天抱着咖啡调设备,两位正主精神很好,早早坐在客厅等化妆妹子修修黑眼圈。小团子耐不住俩老爸这么折腾,在他俩中间睡成小天鹅状。对了,我不叫他小鱼仔了,叫小团子。

鉴于正主一直睡得蛮好,皮肤状态都不错,化妆妹子没怎么折腾就OK了。奇了怪了,天天腻歪在一起的怎么还能睡得蛮好的,晚上都没有生活的吗?

好了,是我八卦,我继续调我的镜头去。

今天早上的第一组是白色燕尾服,小团子也是小小的燕尾服,不过不是纯白,有点偏米,可能想中和下他俩。两位正主的身材都很好,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,宽肩细腰大长腿,我们的造型妹子都没忍住想冲上去合影了,幸好头儿拉住了。也对哈,人家正主的第一张合影是给彼此的,其他人掺什么乱。

那位喻先生真的是宠夫狂魔,黄先生换好衣服出来时他直接亲了额头,噫,好啦我们见过都懂的,不过你们儿子在这能不能收敛一点。

咦,好像小团子还挺喜闻乐见的?

第一张妥妥的,全家福。

小团子坐在黄先生腿上,喻先生侧坐在沙发扶手边搂着黄先生。姿势很好,笑容也不僵,来,一二三,茄子!

喻先生你到底是在看镜头还是在看你爱人?!!不行不行,重来!!

第二张还是全家福。

现在是喻先生坐地毯上,黄先生坐他身前,小团子窝在黄先生怀里抱着本砖头厚的书。表情很自然嘛,看来不是摆拍摆多了,就是这是家里的日常。

不过喻先生你的眼神还是在看你爱人……好吧,这张就这么过了吧。

第三张还是全家福……

第四张又是全家福……

第五张也是……

还有第六张……

其实我对全家福没意见,真的,有意见的是,喻先生你能不能配合些!每次都要拍两张,一张看镜头一张看你爱人,你好好看镜头不行吗,你知道隔着这么这么高的像素看到你那实力宠夫的笑,我们的镜头会碎!掉!的!

哦,这世界上不用那么多霸道总裁,多两个喻先生就能发电了。

呼!总算到双人照环节了。

不对我干嘛松了口气,刚才那不过是车大灯式的刺瞎钛白金狗眼,现在是!照!明!弹!

我滴妈呀我的眼睛我的墨镜我的镜头!

只有接吻才是虐狗吗?这对正主实力演绎什么叫不用接吻就能虐狗!

什么后背抱,身前抱,公主抱,挖草,那黄先生臂力真不错直接扛喻先生到肩膀上??我深深担心喻先生在chuang上会不会被反攻。

“文州你看,体力还很不错吧?一百多斤,说扛就扛。”黄少天无视摄影师躲在镜头后面怨念的小眼神,得意地向喻文州晃了晃肱二头肌。

“说的好像就你能扛一样。”喻文州毫不客气,像抱小孩一样托起了黄少天,后者搭着他肩膀夸张地哇哇大叫,被深深刺激到的摄像师拍了一系列表情包。

摄像师:我不想跟这对散发酸臭味的正主在一个次元。

换第二套衣服的时候总算能歇口气。小团子换衣服比他爸爸们快些,早早就爬到遮阳伞底下喝椰汁。我看这小团子全程都在旁边托腮看爸爸们闹腾,倒是很安静。

我决定去逗逗小家伙。

“宝宝,刚刚看你一直在旁边坐着,怎么不跟爸爸们一起?”

卢瀚文托着腮,含着吸管道:“我喜欢看到趴趴和爸爸在一起呀!”

“可是这样就顾不上我们宝宝了喔?”

卢瀚文瞥了眼摄影师,故作大人姿态叹了口气:“没办法,习惯了。姐姐你是被趴趴和爸爸虐到了吧?没关系,看多了就好了。”

挖草,这喻先生到底生出了什么宝贝啊,这才多大就敢笑我单身狗!

等会我把你家趴趴和爸爸的表情包单独截出来,哼哼哼!!

今天拍完室内又拍外景,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,中午休息后下午再拍,总算到了傍晚,任务完成,组内累得要瘫了,纷纷嚷着要头儿今晚给大家烧烤。

头儿却叫我们偷偷跟拍他们。

我理解,就是拍日常,这俩雇主之前不知道有没有提到过,反正头儿就是想叫我们拍。

鉴于我已经累了一天实在走不动了,头儿派了组里另一个汉子跟拍,我们几个在屋里看照片讲八卦,躺在地毯上看在沙滩上散步的一家三口。

照片拍完了,他们都换了日常的居家衣服。T恤和沙滩裤,那团子还穿着猫儿的连帽衫。两个人一左一右,中间牵着小团子的手,像老大爷散步那样走。

那个小团子总是喜欢蹦,他的老爸们就拉着他的手在沙滩上,一上一下,一上一下蹦跶。

“嘘,”头儿示意我们过来,“你们看。”

我看到有安静的阳光,橘黄色像仲夏夜之梦编织的序幕,拉得他们三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本该日常的场景中读出了永恒。

或许真正的永恒就是细水长流,两个人手牵着手,在阳光下慢慢变老。

我举起手机,隔着落地窗的窗棂拍了远处的他们。

没有特地选角度,没有特地调光线,我总觉得摄影留不下真实感情的十分之一,我只想留下那一瞬间我自己的感情。

可后来他们说,这是他们最喜欢的一张照片。
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363 )

© 繁牧 | Powered by LOFTER